我真的活够了很想很想死,跟一个我不喜欢的人过真的没劲天天想死了算了?-算了

酷酷 11-13 11:23:39 145

你可以找一些兴趣,比如跑步,健身这些,然后多出去走走,旅游踏青,多认识一些朋友,你会找到生活的意义的

...万事都要看开呢。

你这是来还债的。人生有八苦,生苦,病苦,老苦,死苦,求不得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五阴炽盛苦。人生就是来还债了业的,受了,就了了。
普通人不知道, 一个人自杀后,要承受的痛苦比起人道还要难过 100
倍!自杀的人死后会先被鬼差拖到地府里审判,自杀是要堕地狱的。 因为本身阳寿还没尽,本来今生要受的果报也还没了,该还的债也因自杀早死而未能还。
种种的一切因果,是要自己去背的。 自杀也是属于不孝,自残身体也是有因果的。
自杀的人,死后经过阎王审判就要去受报了。 一位有天眼者发现, 自杀者经过宣判后,就被鬼差带到自杀现场。
他(她)本来阳寿是 70 的,可是40 岁就自杀死了,那么应该还有 30 年的阳寿就没过,
30 年里该要还的债也没还,该有的福报也没消。 这样,那位自杀的灵者,就要重回那个自杀地点,每天就要不断的做著重复的自杀程序。
比方说,他(她)是跳楼的,那么他(她)每天就要在那里重复的做跳楼的这个动作(一说为每七天重复一次——博主看雪客注)。 一直到他(她)本来的阳寿尽了,方能离开。
离开后呢,就要去受地狱报了! 因为自杀是要下地狱的,等不知过了多久,地狱报还清了,方得离开。
离开地狱后,多投生为畜生或残缺不正常之人。 而且前世的自杀业力还会一直跟著到来生,有的人就生生世世自杀死的,可怕啊! 自杀的
[种子] 会一直跟著那个灵性,入了 8 识田,永远跟著。 所以千万不可以自杀! 根本就不可以自杀!
那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一位有阴阳眼的女网友说,她老是看到楼上那个自杀的人天天在重复自杀的动作,把她看得精神崩溃,最后只得搬离那个住所)
顶果钦哲仁波切说:当一个人选择自杀时,神识除了跟随它的恶业之外,别无选择,很可能会有厉鬼控制和拥有它的生命力。在自杀的案例里,法力强大的上师必须修特别的法门,如火供和其他仪式,才能解脱亡者的神识。
净空法师在了凡讲记中说到:‘凡是自杀的都要有替身,才能再去投胎;如果没有替身,他也相当苦。他吊死的地方,还得另有一个人吊死他才能得自由。现在有些车祸也是如此,他不是自杀的,是偶发事件,是横死的,也都要有替身。横死是很不吉祥的,所以我们要留意一下,某个地方常常容易出车祸,那个地方有冤鬼,他在那里等待找替身。’
据史籍记载,人自杀以后,不但受苦无穷,而且一定受到冥界囚禁。例如《子不语》一书中说,有个姓朱的鬼魂说:“横死的人,冥界专门命令一位监狱管理人员,来管束自杀的鬼魂,又不得回到故乡。”又有一个缢死的妇人说:“缢死的人,被囚地狱,凄苦万分。”在《北东围笔录》中,也有记载“溺死鬼”自诉身世的话。他们说魂魄长年消散在寒水之中。诸如此类,记载极多。溺死鬼往往要找到“替身”,才可以自由投胎。缢死鬼也常有讨替身的事情发现。现在略举数则,以便证明——
薛福成(清末名士,曾国藩幕府)曾说:
“我的外祖父顾氏,住在无锡内西溪上,是几百年的大族。雍正初年,有一个道士,经过他家门口,忽然停在那里瞪着眼看着门里面说:‘糟糕!吊死鬼走进这家了!’过了一会,又连说有七个吊死鬼来了。于是他走过来向看门人说道:‘这家宅院有七个吊死鬼入门,自今以后,当有七个人自缢。如果现在驱鬼,还来得及,(你们)为什么不请我作法来解除这一灾难呢?”看门人赶急走入内宅向主人报告。当时主人是顾持国先生,性情刚正严厉,认为道士胡闹,就把道士骂了一顿。
道士笑着说:“当真是命中注定,无法挽回了!”说罢长叹一声而去!过了几年,顾持国的女儿将出嫁,与他的女婿家因花轿问题相持不下,女儿忽然气得上吊死了。后来,顾的重孙(即孙子的孙子),被他母亲责骂。竟然和他的媳妇在楼上一同上吊死了!顾的孙媳妇高氏,与顾的孙子相处不睦,也突然自缢,接下来她的丈夫也上吊了此残生,顾持国的曾孙,有一天,从书房回来,又在一棵桑树下吊死了。我的外祖母——陈氏夫人,嫁到顾家以后,有一天早晨起床,派吴姓女佣出去买花,等她把花拿回来,陈太夫人已在侧房上吊死了。死因不明不白。到此时,一家自缢人口刚好七个,真是奇谭!”录自《庸笔记》
四川黄书云的《觉园笔记》记载说:“自流井(四川的食盐产地)的街道很窄。”有些人家常常在屋后临河的水面,搭起木板。建一层楼住在上面,把窗户打开就可以俯视河水了。每一家的房子都是这样,一眼看去没有两样。有一个做篾器的工人,夜里作工。听到两个鬼在水上讲话,有一个说:‘我明天就能得到替身,脱离水难了。’另一个鬼说:“真为你高兴!——那个人是谁呢?”
这个鬼说:“午后有个挑煤的人,把煤卖完,在街上喝酒。喝醉了,会到河边来喝水。我就把他拉下水,他就可以代替我了。”篾工细听之后,第二天午后,打开窗户对着河,把手中的篾片支出窗外,坐着编东西。他时时低下头看,果然看到一个人踉踉跄跄来了,带着一股酒气;这人把担子放下来,蹲在河边,身体微微向前倾,几乎要掉到河里去了。他在河边捧着水拚命地喝,一面说:‘好喝!好喝!’然后,一面掬水,一面喝,喝罢,连口念‘阿弥陀佛’。结果也没出什么纰漏,竟然肩着担子走了。夜里,又听那个鬼对同伴说:‘你的替代人没有到吗?’那同伴说:‘来了,我趁他捧水时拉他,他几乎掉下来了。想不到水喝了不少,却直口念阿弥陀佛,我倒退三丈之外;我再到岸边,他又喝水,又口念佛号,我吓得直后退,眼冒金星不能动,而他老兄已经肩着担子走远了。’第二天吕仙岩佛教会的会员来店里休息,听到篾工讲这番话,回家之后,我把它照实记下来!”见《觉园笔记》
袁子才先生说:
“杭州北关门外,有一栋房子,经常闹鬼,人不敢住,重门深锁。有一个姓蔡的读书人,要买这栋房子,别人都认为不吉利。蔡某人不听。等到买卖契约画了押,家人又不肯搬进去。蔡某自己跑去把门打开,点着烛一个人坐在这栋房子里。夜将过半,看到一个年轻女子轻飘地从户外走来,头上围着细绸巾,向蔡某行跪拜礼。一方面又拿一根绳子挂在屋梁上,把头伸进去,作上吊的样子。蔡某面无惧色。那女子再挂一条绳,向蔡招手,蔡把一只脚弯着伸进她作成的绳结里。那女子说:‘你弄错了!’蔡说:‘你错了才有今天,我没有错!’那女鬼大哭,一面仆在地上礼拜,然后隐去。自此这栋房子里闹鬼的事,便没有了。蔡某人不久又中了进士!”(见《子不语》)
《醒世千家诗》上说:
“江苏吴江有个姓蒋的人,与人赌气输了,服毒自杀。后来附在他妻子身上向人说:‘我不该死而死,遂被罚进枉死城(地狱的别名)火床铜柱,惨苦万分。因此才知生在人间一日,胜过死了千年。’劝大家宁可气死,不可自杀,以致后悔莫及。大哭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