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我的购车指标给别人用了现在我想要回来去法院起诉他能要回来么?他的车会怎么处理啊?-购车来去起诉法院指标

小气质 11-01 21:33:06 121

不能,给了就给了,不能再要回来了。他的车还是他的车啊。再说,购车指标这东西,本来就不符合法律规定。

购车指标限制制度是政府行政控制或限制措施,其目的是限制城车辆的过快增长速度,缓解城市交通压力。在购车指标管理中是严禁指标转让,交易行为的,所以你这种行为是无效法律行为,通过法院诉讼讨回指标,法院一般是不会受理的。

指标出让人转让购车指标后,如果因为某种原因想要自己使用车辆,只能通过两种方式收回购车指标:

1、是指标受让人将车辆卖给他人后,指标出让人自动取得更新指标。

2、是指标出让人回购指标受让人所有的车辆,变相恢复指标的利用。

扩展资料

根据《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

第二条 本市实施小客车数量调控措施。小客车年度增长数量和配置比例由市交通行政主管部门会同市发展改革、公安交通、环境保护等相关行政主管部门,根据小客车需求状况和道路交通、环境承载能力合理确定,报市人民政府批准后向社会公布。

第三条 小客车配置指标按照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以摇号方式无偿分配。市交通行政主管部门的指标调控管理机构负责具体工作。

机关、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及其他组织(以下统称单位)和个人需要取得本市小客车配置指标的,应当依照本暂行规定到指标调控管理机构办理摇号登记。

第五条 指标调控管理机构应当向经摇号取得配置指标的单位和个人出具指标证明文件,并公布摇号结果。

个人出售、报废名下登记的小客车的,可以直接取得更新指标,办理指标证明文件。单位出售、报废名下登记小客车的指标管理办法由市交通行政主管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制定。

第六条 指标有效期为6个月,不得转让。指标有效期内,不得重复办理摇号登记。

单位和个人提供虚假登记信息取得的指标无效,并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第七条 单位和个人办理下列手续时,应当出示指标证明文件:

(一)缴纳车辆购置税;

(二)外地车辆转入本市,办理车辆购置税档案转移;

(三)开具二手车销售发票;

(四)办理车辆赠与公证。

对取得指标的,税务部门核发车辆购置税完税证明或者免税凭证、工商部门验证二手车销售发票、公证机构办理车辆赠与公证时,应当予以注明。单位和个人持上述文件,到本市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办理车辆登记。

第八条 小客车销售经营单位应当在经营场所明示本市实行指标管理规定的具体内容,并在签订买卖合同时书面提示购车人。

第九条 出租汽车、租赁汽车、教练车等营运小客车的指标分配方式另行规定。

参考资料来源:中国法院网-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

购车指标限制制度是政府行政控制或限制措施,其目的是限制城车辆的过快增长速度,缓解城市交通压力。在购车指标管理中是严禁指标转让,交易行为的,所以你这种行为是无效法律行为,通过法院诉讼讨回指标,法院一般是不会受理的。

指标出让人转让购车指标后,如果因为某种原因想要自己使用车辆,只能通过两种方式收回购车指标:

1、是指标受让人将车辆卖给他人后,指标出让人自动取得更新指标。

2、是指标出让人回购指标受让人所有的车辆,变相恢复指标的利用。

扩展资料

《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施行以来,由于受指标限制,很多有经济能力的人没有购车资格,又有很多通过摇号拥有购车指标的人没有经济能力购车。

于是很多人选择钻政策法规的漏洞,通过借用协议、买卖协议等各种形式,购买车辆和获得经济利益,这就导致了“车户分离”的现象日益严重。
案例:

杜小姐与王先生系朋友关系。2015年,杜小姐通过摇号的方式取得了小客车的购车指标。后王先生出资购买了车牌号为×××的雪佛兰轿车1辆,并以杜小姐的名义办理了相关的购车手续。后王先生一直使用该车至今。

现在杜小姐以车辆登记在自己名下为由要求王先生返还车辆以及车牌号码。王先生诉称:自己是借用杜小姐的购车指标,小客车是自己购买的,并提交了购买合同及其发票,还提供了杜小姐与自己签订的关于车辆指标的《借用合同》。

法官说法: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双方之间的借用合同是否有效、车辆以及车牌号的归属。

第一,车辆的归属。首先,根据本案中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以及陈述,可以认定车辆是王先生出资购买的,也是王先生实际占有和使用的,只是涉案车辆登记在杜小姐名下。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十四条规定:“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

车辆所有权的设立及转让登记属于登记对抗主义,即车辆的所有权归属不以车辆登记为准,而应根据购车款的交付、车辆的占有予以认定。本案中,购车合同、发票以及占有情况证明该车是王先生的。

且根据《公安部关于确定机动车所有权人问题的复函》(公交管(2000)98号)规定精神,公安机关办理的机动车登记,是准予或者不准予车辆上道路行驶的登记,不是机动车所有权的登记。

第二,借用协议的效力。

双方之间的借用协议是否有效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条规定:“民事活动必须遵守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应当遵守国家政策”。

《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虽不属法律、行政法规的范畴内,但对于在北京生活购买、使用小客车的人具有政策上的约束力,杜小姐与王先生之间的购车指标借用协议违反了国家相关政策,损害公共利益,所以协议无效。

第三,车牌号的归属。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那么,在本案中杜小姐是否有权利要求王先生返还车牌号呢?根据《<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修订)》的相关规定,本市实施小客车数量调控措施。

小客车配置指标通过摇号或更新取得。取得小客车配置指标后,通过办理机动车登记,取得机动车号牌。因此,机动车号杜小姐要求返还号牌,实质是要求返还小客车配置指标。而小客车配置指标并非民法意义上的物,且其归属属于行政管理的范畴,不是法院民事诉讼的受案范围。

法院可以向相应的行政主管部门发出司法建议函,建议对杜小姐与王先生之间借用小客车配置指标购买车辆的行为予以惩处,但上述情况不影响法院依据现有证据认定涉案车辆的所有权归属。

参考资料来源:中国法院网-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

参考资料来源:中国法院网-购车指标交易背后的风险和隐患

购车指标限制制度是政府行政控制或限制措施,其目的是限制城车辆的过快增长速度,缓解城市交通压力。在购车指标管理中是严禁指标转让,交易行为的,所以你这种行为是无效法律行为,通过法院诉讼讨回指标,法院一般是不会受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