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到底讲了个什么样的故事?-霸王别姬故事

安可 10-15 13:57:21 121

从其中的情感关系来看,《霸王别姬》讲的就是一男一女共争一男的虐心故事。

这部剧以时间为线索,从封建时期到民国到抗日战争时期到解放前后,再到文化大革命时期,伴随着历史的发展,剧中的人物有着不同的命运,这里就不多说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不仅反映了过去学习唱戏的艰苦,也反映了中国戏曲发展的艰难,特别是到后来,红极一时霸王和虞姬受到批斗,现实逼得他们自相残杀,互相揭发对方,那一段真是令人心寒又心痛。好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霸王还在,虞姬还在,虞姬像戏中一样,在霸王面前自杀身亡。

《霸王别姬》每个人都能有着不同的解读,即便是一个人,每看一遍都会有新的认识,我在看过两遍后,有一个问题萦绕在我的脑海,程蝶衣的悲剧,到底是为何?是因为他入戏太深,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吗?是因为他为爱痴狂,执着的追求着一辈子的从一而终吗?是因为他错认霸王,把黄天霸当成了自己心中认定的英雄吗?是因为他想要的是不被大众所接受,甚至不被所爱的人接受的感情吗?是因为历史的变迁,时代的变化吗?也许,或多或少,都有吧…但我觉得,最最最重要的,是他总是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别人的身上,想要让他人给予他想象的那种情感吧…直到故事的最终,他才意识到,他才是自己心目中真正的霸王啊…也只有他自己才能成全自己的一辈子,做到从一而终啊…一直以来的梦境突然间破碎,他突然间意识到了现实的存在与无奈,所以,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离开吧…

不疯魔,不成活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

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

《霸王别姬》主要讲述了梨园师兄弟程蝶衣和段小楼的人生经历和情感纠葛.

古人云:“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

《霸王别姬》里,可以看到一代手艺人对京戏深入骨髓的痴,不管他是世俗意义里的好人,亦或叛徒。

一生癖好于京戏的程蝶衣,自然是深情之人。戏里戏外,他都深爱着霸王,那份痴,绝不亚于黛玉之于宝玉。

当霸王娶了菊仙,程蝶衣吃醋的种种情态,都叫人忍俊不禁。

程蝶衣与虞姬同呼吸共命运,也深信师兄就是那个霸王。他在角色里陷得太深,真正做到了人戏不分、雌雄不分。

而电影中饰演程蝶衣的张国荣,亦是如此。

戏院被砸,程蝶衣被以汉奸罪拷走。在法庭上的自我陈述环节,他没有为自己辩护,只说:“ 青木要是活着,京戏就传到日本国去了。”

这是怎样一个至情至性之人,他深知知音难觅,也便更加懂得惺惺相惜。段晓楼说程蝶衣就是个“戏痴、戏迷、戏疯子,他是只管唱戏,他不管台下坐的什么人、什么阶级,他都卖力地唱,玩命地唱。”

这一段凄美的故事将历史的动荡和爱恨情仇交织在一起,将程蝶衣的痴爱和忘我,段小楼的勇敢和隐忍刻画的十分生动。这部剧酣畅淋漓地展现出这华丽的舞台上发生的一幕幕荒诞又无奈的梦幻人生,真可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陈凯歌导演是想让我们看到在“文化大革命”动荡的十年中,传统文化所遭到的破坏及霸王精神的没落。张丰毅扮演的段小楼性格鲁莽火爆,他是刚,是生角,是霸王。无论是在少年街头表演时,民国年间帮助菊仙摆脱流氓,还是与士兵发生冲突时,都没有一丝的退缩,其中令人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大喊一声“啊!”,操起酒碗用头击碎。

而程蝶衣,幼年被身为妓女的母亲卖到戏班,性格内敛沉静,除了与师兄唱戏以外对其他事,哪怕是时代浪潮的改变,都鲜有兴趣。抗战时期,他给日本人唱戏,心中并不在乎民族仇恨,只觉得“青木是懂戏的。要是他在,京剧就能传到日本去了。”他是柔,是旦角,是虞姬。

文革时,两人因为养子“小四”陷害,被抓起来游街。段小楼面对红卫兵的批判,慌神下跪,不惜诬陷蝶衣是汉奸,说菊仙曾经为娼,自己从没爱过她。此时的他早已没有了早年间的项羽的霸气,只是一个在压迫之下,为了活命而不停屈服的可怜男人。他的下跪,他的屈服,也代表着京剧的没落,以及以京剧为代表的各类传统精粹在文革时期的衰败。

电影里还提供给了观众一个重点,霸王精神。段小楼年轻时喜好为人出头,虽然做事莽撞,却从不惧怕恶势力,他嫉恶如仇,当得知蝶衣去给日本军官唱戏之后,不管他的解释,朝他的脸上“呸”了一口,抗战胜利后,唱戏慰问军人时,面对一些素质底下的国军,也是毫不犹豫的出手制止。那时候的他像霸王的,或许少了一点智慧,却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好汉。

而程蝶衣,他是一个从情感到心思都很细腻的男子,但是他很忠诚,他的内心忠诚到对于所爱之人,所爱之事,一生都只能有一个、有一件,所以他才会在小楼定亲后如此愤怒,因为他认为师哥背叛了许诺给自己的忠诚。这样极端的专一,与当初项羽兵败垓下誓死不过乌江如出一辙,这无疑也是一种刚烈的霸王精神。

唱戏对于小楼来说,是一个生存的工具,是一条通向荣华富贵的道路,但对于蝶衣来说,则是他灵魂所在之处,是他一生的追求。他培养小四用的是当初老师傅培养他的方法,文革前夕,他因为京剧的表演形式和小四起了争执,也固执地坚持了自己的意见,选择惩罚小四,就此引起了小四的强烈反抗,最终与他决裂,这同样也代表着新旧文化不可抗拒的冲交。最后小四将其出卖,新旧文化交融和共存失败,新文化就此崛起。

距今《霸王别姬》拍成已有25年之久,无论是电影中所表现的霸王精神还是传统艺术,如今都被飞速发展的社会丢在了背后。如何使这些精粹重振旗鼓,是我们每个人都该思考的问题。

片子里有个很好玩的设定。就是看戏。小楼跟蝶衣一起唱戏,镜头特写过看台上很多人,袁四爷、日本军官、国民党高官,还有菊仙。你发现没有,其他人,都是欣赏艺术的心态,都风度翩翩地鼓过掌,唯独菊仙,她每次都很紧张,她来盯这个场子,不是来感受行云流水的唱腔,而是以防出乱子。她真的欣赏过段小楼的表演吗?恐怕也没有,她觉得他玩蛐蛐也不是什么大事,爷们嘛,谁还没有个爱好,但他要跟程蝶衣同台,她就要从中作梗。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